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克思

神来之笔 中华一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克思,世界著名书法表演艺术家,社会活动家和慈善家。现任“世界华人书画艺术家协会主席”国际慈善基金会爱心大使”。1963年出生,原籍沈阳,现居北京。以神州第一笔闻名于世,首倡广场书法艺术, 中国汉字他能熟练自如的反写、横写、倒写、逆写、背写,或左手写,或右手写,或左右开弓,把独特的书画有机的结合在一起,堪称“中华一绝”,被联合国评选为最有影响力的书画艺术家。他的书法作品被中央电视台、国内外新闻机构和权威媒体进行宣传报道、几十位国家领导人及中外书画爱好者所收藏,在国际上有很高知名度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史上最牛村长——威海姜希前  

2009-03-31 12:22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     青云鹤史上最牛村长——威海姜希前

 

     一个小村长,果断的把回迁楼的3×4米户型改成了2×6米户型, 使得四百多户村民因无法居住而长期居无定所; 一个小村长,慷慨的动用十几万元公款拉选票而没有选上,却能依然不屈不挠的占着村长的位子不放; 一个小村长,勇敢的把原村长打残、把老会计打昏、把妇女打得满地找牙,却没有人敢对他说半个不字。一个小村长,辛勤的经营着自己众多的门市、房产、别墅和几个情妇而无怨无悔……这就是史上最牛村长,现任威海市阮家寺村村知书的姜希前, 在其编织的保护伞下,老实的村民上告无门,欲哭无泪.。

   据本报记者调查,威海市阮家寺村的村官姜希前在村领导岗位近30年,也炼就了他一手遮天的本事,村里的大事小事全是他一个人说了算,当年老村长有分歧意见,差点被打死,连声求挠才免了一死;老会计被打多次打晕,村里有好几位妇女因有怨言也被暴打;村民敢怒不敢言,村里的大事、小事无人敢过问。

   2006年8月15日,座落在威海市市政府大楼西南处约3公里的阮家寺村拉开了旧村改造的序幕。全村近伍百户在不到2天的时间里已完成搬迁拆迁工程80%,速度在整个威海市算是史无前例的。

   但是全村开发这片40多万平米的回迁楼房的手续村委谁也不知内情,从土地转让到20多家开发协议,利润分成,卖买楼房等等全是姜希前一人做主,而且往来资金会计也不知内情,都是姜自己立的账。

   2008年3月15日回迁的时间到了,新建的楼房也落成了。可当业主看房时,无不大惊失色,实际户型与签协议选户型的图纸完全变了,楼宽加长2米,3×4的房间变成了2×6米,放下一个床就无法走人,没有阳台、走廊居多,通风透光低下,根本无法居住。

   无奈的村民找到村支书姜希前,姜希前蛮横的说绝对没有改图纸。村民们于是又找开发商,开发商说村委有签字。欲哭无泪的村民们找到市政府,市政府责成办事处来处理。几天后,办事处召开了业主代表、开发商、村委代表等出席的会议,办事处的相关负责人一开场,出乎意料的先宣布几条纪律:“我们今天不谈个人问题,不许追究个人责任。”然后开发商代表宣布处理意见——给每户2千元的赔偿。业主们不同意,宣读了近400户签字要求——必须兑现原先承诺的可以居住的房屋。之后,开发商宣告半个月后给答复,但至今未果。

   阮家寺村的400余户村民至今仍在外租房子住,在外租房已经持续了两年多,所租的住房都在涨价,有些业主搬了3、4次家,负担沉重,苦不堪言。

   2007年8月下旬,第四届村民委员会直选开始,大多数村民对这次拆迁补偿不服,决意不选姜希前。这次选举姜希前也感到了不妙,上下布置亲信在选举委员会,并动用十多万元公款,让自己的亲信张运果等地毯式的拉票贿票,其结果还是落选。但姜仍不交账,把持村长权力,使新当选村长成为傀儡。

   据悉,60多岁的姜希前生活极其腐化堕落,情人无数,通过巧取豪夺,其名下有多处门市、房产、别墅,任其吃喝玩乐。当地有个顺口溜:“村官大手笔,村民泪连连;楼房变走廊,晾衣没阳台;换气少通风,白天开电灯,自己住别墅,百姓愁断肠。”

   山高皇帝远,有谁会顾及这些无辜的百姓?是谁给了姜希前这么大的胆量肆意践踏法律的权威?我们不禁会问,山东出个了最牛村长姜希前,那么全国还会有多少个姜希前?基层干部的肆意妄为,此风不刹,和谐社会将永远会成为泡影。

经过查访,我们掌握了以下情况:

姜希前,男,1952年生。威海高技术产业开发区阮家寺村人,现任村支部书记,前任村委主任。该人在任职期间独断专行、索贿行贿、拉帮结派、结伙营私、打击异己、欺压百姓。多年来,全村百姓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 一:采取贿选手段,违反选举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7年8月,阮家寺村进行新一轮村委会换届选举。姜希前动用10余万元资金,由村委会计购买现金购物卡,安排其亲信张永果(党员)、姜红英分送给若干选民,拉拢选票,争选村委主任。结果不但未被选中,反而只得了整个选民选票的30%,最后以较大的差距、毫无争议的落选。选举投票的结果充分说明,姜希前得不到村民的认可,失去了广大村民的信任,于选举法、于事实、于组织及村民的选举结果等,皆不可能在领导阮家寺村的工作。但是,时至今日,姜仍不交出手中的权利,仍不与新任村委主任进行正式交接手续,致使村里的正常工作无法开展,村民们多次上访讨要说法。之后,虽经下级领导和组织协调,并将村里的法人进行了更改,但是只是进行了名义上的更换法人,实质工作仍由姜实质性操控着,村委会计及一名村委委员是他的亲属,大小事情他们都向姜汇报,从根本上制约着新任领导的工作。结果是只有名义上的村领导,而实际行使不了任何权利。

         姜希前虽然在2007年村委换届选举落选(按照上级领导及文件要求,村委主任与村党支部书记由一人兼任),   采取行贿、请客、送礼等手段,至今仍任村支部书记,并且拉帮结伙,拉拢另一名村委委员,任用自己的亲属任村委会计,打击排斥现任村委主任,拒不进行村委权利交接。村委账目、办公设施、村委印章、公用车辆等,都没有进行交接,仍由他继续管理和使用,由他领导。到现在,已经一年多的时间!为了尽快按组织和选举结果要求,进行权利移转,尽早使新的村委班子开展工作,新任村委领导曾向有关领导多次提出正式办理交接手续。村里的大多数村民也曾多次集体上访,要求解决,要求他们新任、他们直选的新领导,尽早开展工作,维护村民的利益,尽早结束这种“四不像”、“不伦不类”、令人啼笑皆非的局面!目前这种局面,已经造成了极不好的社会影响,造成了村民们对党的选举制度的疑虑,造成了很大的不安定因素和隐患。

         二:姜希前在任期间,贪污、受贿,巨额财产来来源不明。

         姜希前在阮家寺村任村支部书记20多年,期间,采取多种手段,贪污敛财,自己及其家人在威海等地拥有多出房产,价值多达几千万元,巨额财产来源不明。据我们掌握的情况,具体如下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1、其自己原有住房(村老房)85.47平方米,通过拆迁调换变成了150多平方米,多占达50%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、阮家寺村西楼区有车库二层楼房共700多平方米。该房是由本村建筑公司建设,由另一开发商董文伟买下,在由董转给姜个人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3、阮家寺西楼区路边门市房(两层)600平方米,对外出租多年,由其妇人管理并收取租金,归己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4、阮家寺西楼区住宅楼一栋,面积70多平方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5、在威海市繁华商业区域拥有两处商业门市房,面积120多平方米。登记在刚毕业的其儿子姜凯名下。其儿子系刚毕业的青年,没有高收入,不可能独自买下这价格多达100多万元的商业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6、在威海市夏韩家村,姜希前建有300多平方米的别墅一栋,专供其与情妇享用。运用大型机械设备,在该别墅周边挖水塘一座,专门修了一条400余米长、宽6米的混凝土路,总造价高达200多万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7、与他人合伙购置威海至刘公岛游船一艘,价值500余万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8、在北京、青岛等外地均由自己的私有房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0年以前,阮家寺村支部书记年工资收入为一万元左右,之后是5至6万元。姜任村支部书记20多年,按最高的算,合计总收入也不会超过80万元。其家庭在无其他收入来源。明显收入与财产存在巨大不符。上述巨额财产,来源不明!确属违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三:姜希前在任职期间,村委账目不清,收入不入账,政务不公开,民冤极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、阮家寺村由于属于城区以内,并且地理环境优越,经济比较发达,外来落户人员较多。自九十年代至今,已由1000多户从外地迁入,每户需交纳3500元至4000元落户费。这笔款项多达400万元。现在无帐可查。完全被姜个人吃喝玩乐等挥霍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、阮家寺村西楼区拥有土地300多亩,与多家开发商联合开发建设商住楼70多栋。对于该土地的转让收入,与开发商联合的利润分配,楼房的出售收入分配始终不公开。阮家寺村委账目不清,村两委成员无人知晓,完全是他个人操作,一人说了算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姜在该项目中贪污多达上千万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3、2006年阮家寺村进行村改造,将原来全村400多户旧平房全部拆除改造建设楼房。占地200多亩,利润的分配,一直到现在不公开,只讲四至六分成。两委成员什么都不知道,完全是姜一个人操作,一个人控制,一个人说了算,并且在建设中对部分村民房屋面积补偿有争议的村民的合理要求,不但不解决,反而采取强制拆迁,引起广大村民的极大愤慨。在楼房建设中,姜随意将户型图纸进行变更,更加引起全体村民的极大不满,姜不但不做出明确解释,而是把责任推向开发商。村民们找到开发商,开发商讲不是他们私自变更的。村民强烈要求开发商和姜公开做出说明,并给予补偿,包括公开原来的合同和设计图纸等都遭拒绝。村民们无奈,多次组织集体上访,造成很不好的社会影响。无论大事小事,姜从来没有公开所有政务内容!特别是涉及村民集体利益的关键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四、损公肥私,严重渎职,集体经济流失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2006  年未经过任何会议讨论决定,姜个人决定在村委办公室前建设寺庙一座,基本建设完工后,任何人不知何因,一夜之间又全部拆除了,给村委造成了10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阮家寺原有渔业队、电线电缆厂、建筑基础打桩队、预制件厂、运输队、皮件厂、地毯厂、印刷厂、渔具厂、塑料彩印厂、建筑公司、砖瓦厂等很多企业,在威海市属于经济实力比较雄厚的一类村。固定资产多达上亿元。在姜在任期间,他不是想法设法的稳定和发展、扩大村有集体经济,而是不讲原则、不按市场经济规则办事,暗箱操作,把企业当成自己的私有企业,随意安排其亲朋好友到企业中任职。由于其严重的渎职、管理不善、贪污受贿、账目混乱,到目前上述企业已全部倒闭,不但造成了上亿元的固定资产流失,而且造成直接亏损600多万元。这些企业的剩余车辆、机械设备等,全部由个人处置,归其私人所有。由的低价出售给亲朋好友,原有的212汽车,转办在其弟姜希文名下,推土机则自己卖掉,收入不入账。

       五:道德败坏,生活腐败。  

        1、姜曾与他人合伙炒股票,赔掉上千万元。

        2、姜长期保养一名女教师,并与其姘居多年,生有一子,同时与多个女人有不正当关系。此已成为公开的秘密,村民们看到眼里,恨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 3、姜将村集体所有的价值30多万元的房子以3万元的低价,卖给了别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97)| 评论(5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